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/ 魅力涟源 / 涟源旅游 / 旅游攻略

杨市花 • 快溪水

杨市花 • 快溪水

发布时间: 2016-07-08 17:23 浏览量: 字体:

盛夏,如果能遇到一个没有毒太阳的阴天———就如今天,虽然天不湛蓝,还飘点雨星,但凉爽宜人———不妨去杨市看看花、去快溪戏戏水。

- 2 -

杨市的花,是荷花。

车过杨市镇城区,到达涟源三中入口附近的高铁桥下,荷花就开始映入眼帘了。沿着公路,依着高铁,长长的一片,开着正旺:绿叶茂密,骨朵高耸,花儿盛开。

远远望去,花儿呈一字长龙沿公路延伸,虽然望不到头,但仅有窄窄的一列,总觉得大气不够。一念之间,便有了失落之感。

小姑娘腿快眼尖,刚下车就跑远了。当我还在感慨荷花虽美,但规模太小时,她已经在高铁桥另一侧一惊一乍地叫唤起来。

-3-

原来,桥的那侧是另一个世界。

迎面而来的,是一片水塘。方形的,长形的,错落有致,连在一起,连成一片。塘墈上青草茂盛,绿意盎然,如同一条条绿色边框,把水塘一口一口地分别开来。如果能有一架无人机,俯拍出来的照片上,那水塘,我想,定会如同一面面镶嵌在绿框中的镜子的。

水中定是养了鱼,因为每口塘中央都有一个装置,我感觉是增氧器———我不懂,暂且这么叫吧———但水面上却不见有漂浮的鱼草,也不见丁点儿垃圾,更不像我常见到的水塘那样水质黑浊,漂浮着各种怪异的水泡。塘水虽然不能见底,但十分清澈,凉风吹拂下微波潾潾,荡起层层涟漪。

成片的水塘居于宽阔的杨市田垅中,映着高铁桥,映着远处的群山,映着大气的视野,天地在遥远的山尖相连,给视觉带来强大的震撼力。站在这里,没有群山之巅“一览众山小”的壮阔,却有低处“地平天宽、极目众山远”的舒爽,如同面对宽阔的江面,胸怀坦荡、英气焕发,心中烦闷一扫而光。

我是爱水的。赶忙下到水塘阶梯的入水处,脚泡在水中,掬起一捧水,竟闻到了水中的香醇味道———这真不是夸张,也许是因为我溺爱水,当时出现了错觉吧。

再弯腰看着宽阔的水面,你也许会说:这哪是塘,分明就是湖嘛!

- 4 -

越过水塘,再往前,就是荷花田了。

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。这里的莲叶不“接天”,也不“无穷”,但那规模,足以充盈你的眼球!一片翠绿占据了大半个偌大的田垅,放眼望去,高低参差、层层叠叠,全是舒展着的荷叶、挺立着的莲蓬和怒放的花儿。

想起了《爱莲说》中的描写: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。

确实如此:细看那荷杆,一根根笔立直上,亭亭玉立,有的顶着一盘绿叶,如伞般舒展张扬;有的托着一朵花,花蕊狂放,展妍出艳;

有的撑着个莲蓬,胡须倒挂,硕果清香;还有的举着个花骨儿,清清爽爽,欲开还羞。

再细看莲杆,杆上其实长着许多小刺,还带着些浅浅的颜色;小心翼翼地用手去摸,小刺凹凸不平,却并不刺人。风儿吹拂,近岸的莲叶左右摇摆,婆娑挤压。我环视荷田,却见不到一片折断的荷叶。徒有刺衣的外表,却不拒人于千里之外;独杆笔立直上,却未曾屈服于自然,难道这就是她被称为“花之君子”的原因吗?

我想下到田中去,一位大姐赶忙制止,意思是说荷田泥巴深,下去了只怕抽不上脚来。我便跟着她下到田中的田墈上去。一进去,就知道自己长得有多矮了:莲花开在我肩旁,莲蓬和花骨朵儿立在我头上,荷叶,硕大无比,绿色厚实的叶子像森林一样挤在我眼前,只能时不时从这林间露出半个脑袋朝岸上张望。小学时有篇课文说下雨天放牛娃摘片荷叶挡雨,一直以为那是文学作品,是夸张,现在才明白,像我这样“苗条”的身段,摘片荷叶当雨伞确实是够的。

大姐摘了几片荷叶。原来她是要用荷叶去烤鸡吃。大姐说,选田中央那些长得高挺,宽大、颜色绿得好看且叶质厚实的叶子最好。把鸡包实,裹上泥巴用柴烤制、焖熟。大姐说:“那味道,一二好呷呢”’。那不是叫化鸡吗?我是吃过的,在金庸先生的小说里,就着先生的文字,想着主人公手撕嘴咬,狼吞虎咽的样子,不免口中生津,顿觉周边香气四溢。是的,听大姐说的起劲,真的又口中生津了,真希望大姐就是我亲姐!

我也想摘一朵荷叶,也回去弄个叫化鸡什么的。大姐说外人不能摘,摘一片罚一千元。作罢,大姐和亲姐差别还是挺大的。

-5-

荷花田旁边,还有一处赏花宝地。

我开始以为是一个花圃基地,打听后才知道是杨市镇污水处理厂。

站在污水处理厂的花坛高处,近处荷田成片,稻田葱茏,远处水塘如镜,高铁飞架,田垅周边屋舍俨然,成街连镇,好一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气象。

-6-

时间还早,去快溪玩玩水吧。

最早知道快溪这个地名,是因为有人请我吃“快溪腊肉”。我不好美食,腊肉味道过嘴即忘,但快溪的溪水却让我流连。

高山有好水,快溪位于龙山脚下,山上好水自然就在此汇聚,入涧,入溪,到河,奔海。难道是因为这里的山中溪涧落差大,水流速度快,才取名叫“快溪”的吗?

山上多竹,竹下是溯溪便道。因为地势太陡,无法一直在溪水中上行,更多时候是沿便道行走。

路边满是翠竹。竹海荡漾,依势起伏,密密麻麻,高大挺拔。记得电影《卧虎藏龙》中的周润发和杨紫琼,《十面埋伏》中章子怡与金城武, 都在竹海中有一场美妙绝伦的打斗:金捕头、章美女坐在竹下,忽然之间竹海荡漾起来,然后多少让人胆寒的、用竹棒削尖而成的竹棒刀飞旋着从四面八方袭向两人,他们辗转腾挪地躲着竹棒,猛一抬头才发现遮天蔽日的竹子梢头竟然藏着那么多杀手!

正想着华丽的功夫电影,一阵风吹过,竹林摇曳起来,我突然之间觉得浑身凉飕飕的,似乎有暗器袭来!赶忙抬头四望,只见翠竹在头顶上围出一片蓝天,竹梢摇动,但没有竹棒刀,没有刺客!

小路沿巨石而行,路边岩石丛中不时掺杂着叫不着名字的树木,结着怪异的果实。路边的枯竹上还停留着美丽的蝴蝶。

山路回转,景色变换。前方时而水声隆隆,飞瀑可见;时而头顶鸟声婉转,脚边水流潺潺。每上一个陡坡,便会有一个小水潭。溪水从小水潭上游的石涧落下,激起白色的水浪,又从小水潭下游的石涧掉落,挂出一帘瀑布。

潭中的水清亮、透明。坐在圆石上,把双脚踩进水中,清凉的快感瞬间传遍全身,滋润着每一个毛孔,舒展着每一寸肌肤,整个人忽然就松弛了。

挽起裤脚,走进潭中,捧一把水洗个脸,忽然觉得屁股凉凉的。不好,浸水了!急忙立起身来,仔细一看才明白:裤子没湿。实在是水十分清凉,凉气穿透里外两条裤,直奔腚上去了!

遇到较为平缓的地方,就可以在水中踏溪而上了。长年的水流如天然的雕刻师,把各色石头冲磨成各种奇特的形状:圆的很圆、扁的很扁、平的很平、圆圆扁扁平平的石头上甚至还被冲出了许多圆孔,如果你有足够的力气,把这些石头用绳索穿起,连成串,那就是一条上好的项链了。

在水中,人是快乐的。但是我想,最快乐的还是这溪水,他就像一位活泼的孩童,唱着,跳着,拨动着老树伸过来的根须,抚摸着溪涧边圆滚的小石子,和着龙山竹林的涛声,无忧无虑地奔向远方了。他知道,远方有美,远方有诗,远方还有情。

作者简介:吴涛,网名DEC.树丫,涟源市蓝田中学地理教师。闲时爱好骑行,常写些文字,记录生活点滴。


信息来源: 市旅发委 作者: 吴涛
扫码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