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/ 魅力涟源 / 涟源旅游 / 涟源资源 / 涟源风情

第一次登龙山

发布时间: 2017-01-04 16:45 浏览量: 字体:

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我认识了零度,也让我重新诠释了登山的内在含义。按我的理解来说,就是一项野外活动,吃、住、行都是自备的。因此,参加这类活动的人最显眼的就是背上蜗牛似的包包了。

零度是这方面的爱好者,有过很多次的登山经验,一听我也有这意愿时,想邀我同行。但他的口气里还充满着试探的味道,“你这小丫头片子,到时可别哭啊?就是哭也要给我爬上去的哦!”原来我还真没底,登山可以硬撑一下,但负重登山就有压力了。可就是为了零度这样的一句话,我直接回话了:“我去定了!”

中午12点半就坐车出发了,零度把有重量的东西都拣到了他的包里。在车子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,有晕车史的我竟然没什么反应,也许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忽略了一些客观因素吧。可坐在出租摩托上,我的心里就直打鼓了,虽说路面硬化了,但山陡,弯多,一般的技术有点让人担忧。二三十分的路程,车子把我们送到了龙山脚下,我抖动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腿,环视四周,除了山,还是山,只是山的高矮、形状有些出入。

我深深地吸了口气,迫不及待地往前面走了。路边欢笑着的流水跑来迎接着我们,阳光斑斑驳驳地从树叶中照射下来,阴凉里透露着温暖,很是惬意。正当我觉得少了点什么,几声清脆的鸟叫给宁静的山林增添了些许生机。除了枯黄的树叶,不知名的草儿,就是带点湿润的泥土,可当你仔细搜寻时,还是有影响心情的踪迹,调皮的矿泉水瓶坐在树枝上打秋千,累了的香蕉皮躲在荆棘下睡大觉,还有被人遗弃的面巾纸撅着嘴的,比比皆是,也许是它们的主人近视了,连指示牌上的标语都看不清了,又或者来的都是些粗人吧。

零度被我甩在后面了,在这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的山道上,我只好放慢速度。远远地看到零度拄着登山杖,低着头,负着小山似的背包慢悠悠地上来了。我一阵得意,他肯定低估我了。不过他透露了一个秘诀给我——要匀速,在有力气时不要过度地透支了。我虽然不完全领会他的意思,据我分析,还是该听他的,反正我是做好了三个小时的准备。山路静悄悄的,偶尔遇到一两个游客也是一个友好的微笑,也有玩休闲的,租匹马直奔山顶,好似时代的先锋,但我总觉得别扭,兴许是每个人的人生观不一样吧。

放慢了速度,确实不觉得累些,但也感觉脸上、身上沁出了不少汗水,粘粘的,却不讨厌。零度很少坐下来休息,即使难走了,他也只是驻立片刻,接着走,很有气不馁的乌龟精神。每走过一段之字路,我都喜欢停留眺望,看着飞得比我们还低的大雁,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,激励着我们登到更高处看更美的风景。

走在人工砌的石阶上,我没有理由抱怨累,修路的人不知比我们登山者累多少倍,是他们的汗水鼓舞着一批又一批的登山者,让我联想起泰山的挑山工。从石板的记载上看来,修路历经了四个年头(二零零零——二零零四年.茶竹队)字简单,清晰可见,估计留意它的人不多吧,毕竟它是那么地沉默。

零度说能看到上面的塔就没多远了,我抬头一看,隐隐约约看得见山顶的一点影子,一阵窃喜,今天的登山任务实在是过于简单。希望就在前方,我走三步停一步,零度倒是催我了,可以再快一点,衣服湿了,容易感冒,想办法换下来。这时才感觉腿没那么轻松了,明明看得到的事物,却遥不可及了。直到看到山顶上的人在向我们招手,我的力气又爆发出来了,想狂奔上山顶,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山谷里响起了同伴们的呐喊,今晚的龙山不再寂寞啦!

站在山顶,抬头就是蓝蓝的天空,没有一点污渍,画家把这片最干净的地方留给了勇于攀登,喜爱大自然的人们。极目眺望,映入眼帘的是远处层层叠叠的山峰,它们争先恐后地给龙山的游客们献礼呢。更令人惊叹的是天边出现的线条硬生生地把蓝天给隔开了,粗壮的线条正好围成一个圈,仿佛置身于地球仪内。显然,线条下面的一截是人类的,浑浊、灰蒙蒙的,让人感到压抑。我的耳边响起了女儿常朗诵的那首诗《保护地球妈妈》——快乐是我们的生活越变越美好,烦恼却是地球妈妈越变越苍老。我想做一个孝顺的孩子,让地球妈妈年轻美丽,逗地球妈妈开心欢笑。

我们的运气不错,暮色降临,调皮的星星们就出来散步了,手拉着手,说着悄悄话,殊不知被过往的飞机大叔给偷听了,乐得扯着嗓子直叫唤。我完全陶醉了,感觉自己也是一颗快活的星星,一颗不怕冷的星星。要知道,这样的画面有多少年找不着了,那是给只知索取的人们藏起来了。

要说这次登山有什么遗憾的话,那就是没有看到完整的日出,不过零度的话很有影响力,遗憾也是一种美!让我们期待下次的奇观吧!

我爱登山,更要把登山的这种精神融入到生活中去。我爱大自然,我想吁呼同胞们:保护地球是我们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,让我们携起手来,保护这位容易受伤的母亲吧!让她永远健康,永远美丽,永不衰老!

信息来源: 涟源政府网 作者: 黄志清
扫码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