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/ 魅力涟源 / 涟源人文 / 涟源文化

诗意的夜晚,莫问前程

发布时间: 2019-03-12 09:35 浏览量: 字体:

列车继续向西、向南。车窗外,农田里的作物益发趋于黄熟,金色的稻田闪耀着金子的光芒,远处有山岭,绿意浓重到青黛,白色农舍在山脚下散落。年轻人始终沉默,他与我坐了1小时25分的邻座,长沙南站将到,他站起来,从行李架上托下拉杆箱,还有一个白色环保袋,上面印着“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大会”字样,想必来自某次学术会议。他的袋子里装了什么?从家里带去学校的土特产?妈妈做的辣椒酱?女朋友送的抱枕、零食……我不可能问他,一切都是我的猜测。

我也站起来,伸手去够行李架,他回头看了我一眼:你的箱子,要拿下来?

并不是事不关己的年轻人,他替我托下我的拉杆箱,我再次道谢,他也依然只是笑笑。列车停下,他下车,往出站方向走,白T恤招展飘逸。我也下车,人流淹没了渺小的我,以及所有渺小的人,我们成为出站的群体。

我要去的地方叫涟源,湖南的地理中心,湄江岸畔的美丽小城。我不知道白T恤年轻人去往何处,也许是湘江之滨的岳麓山下。我听到身周传来音调折转的湖南话,一如电影中领袖的方言。中午时分,天色朗亮,空气暖热潮湿,体感和呼吸与上海如出一辙。忽然意识到,四个半小时,高速列车已带我飞越一千多公里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脑海里莫名浮现《无问西东》的某句台词:说到底,这是人与上天之间的事情,而非人与他人之间的事,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

1938年,5月,涟源,杨家滩。

暮春多雨,潮湿泥泞的土路上,数百名学生扛着箱子,挑着担子,赶着牛车,走进那些叫“佩兰堂”“师善堂”“存厚堂”“存养堂”的古建筑。原属清朝道台、布政使、云贵总督的高官府邸,成为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的校舍。

世界在纷飞战火中跌宕飘摇,华北容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,唐山交通大学已停课多时。为躲避战乱,1937年12月,唐山交大迁往湘潭。1938年初,唐山交大复课,并改名为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。1月下旬,校长黎照寰电邀茅以升出任唐山土木工程学院院长,2月11日,未来的“桥梁之父”茅以升,于湘潭就职。春天到来,复课的学生和教授纷纷赶来,湘潭校舍已然容不下众多求学迫切的青年。5月,学院迁往涟源杨家滩。

师善堂,四合五进,七纵五横,统式大堂。四合之间的天井里,学子的诵书声,教授的讲学声,与堂外稻田里的蛙声交相辉映。五进堂院内,三百余间住房、公房、杂房、粮仓,悉数成为课室和宿舍。青砖马头墙内,黑羽毛的鸡群在席地而坐的年轻人中穿梭。井台边长着葱茏的杂草,廊檐下的青砖地上,挂白霜的南瓜垒成堆。堂内众多中式木质雕花、西方冰裂万字格窗花,不再显示老建筑的雍容华贵。孟母教子、卧冰取鱼、武吉担柴、鲤跃龙门的浮雕屏风隔板,亦成为实用的工具,用于教学,抑或生活。唯有恢宏幽深的庭院所拥有的气质,传达着某种永恒的精神,素朴、威严、不屈。1938年的杨家滩,湘军名将故居里,流溢出前所未有的书香学韵。

村民家的母猪生了一窝小猪,不知何时齐齐蹿入堂内,它们结群穿越挂着“师善堂”牌匾的门楣。某一位教授正在上课,也许他正向学生敞开他了悟的真心:“你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做什么,和谁在一起,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、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。”

也许,他在回忆自己青涩的年华,追索关于生命的意义:“我在你们这个年纪,有段时间,远离人群,独自思索,我的人生到底应该怎样度过。某日,我偶然去图书馆,听到泰戈尔的演讲,今天,我把泰戈尔的话介绍给你们,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岁月里,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,对自己的真实。”

泰戈尔在1924年5月的清华园里说了什么?

“因此我竭我的至诚恳求你们不要错走路,不要惶惑,不要忘记你们的天职,不要理会那恶俗的力量的引诱,诞妄的巨体的叫唤,拥积的时尚与无意识,无目的的营利的诱惑,保持你们美满的

理想……你们的使命是拿天堂给人间,拿灵魂给一切事物。”

猪们听不懂泰戈尔的话,可它们并未发出过于喧嚣的吵闹声,或者,它们的任何喧闹都不致干扰潜心的读书人。8月,1938届毕业生从杨家滩走出去,走向战场,走上家国救亡的征途。与此同时,国立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迎来新一批学子。

涟水蜿蜒东下,远有龙山耸立对峙,后坐凤形山麓靠背,依山傍水的杨家滩,猪和鸡们依然如故,它们活得悠然自在,它们没有打扰“佩兰堂”“师善堂”“存厚堂”“存养堂”里的诵书声。一切自然生息都是那么美好,枪炮声和硝烟被阻隔。

2018年,9月,涟源,桥头河,夜色降临。

蓝色银幕映照的舞台上,朗诵者告诉听者:我想和你虚度时光,比如低头看鱼,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,离开,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。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,比如散步,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……

漂亮女孩告诉抱孩子的少妇:你是否看到风,它吹拂一片或更多片叶子,直到它们落下来……你是否看到风,它吹向10月的高处,它在山顶放一些沉默,放一些眺望,让人们既看见四野的沧桑,也看见果实里的波澜……

中年男人对妻子说:百年之后,当我们退出生活,躲在匣子里,并排着,依偎着,像新婚一样躺在一起,是多么安宁……百年之后我们就是灰尘,时间宽恕了我们,让我们安息,又一再地催促万物,重复我们的命运。

一只蝴蝶正不知疲倦地飞舞,荧光把它的翅膀染成宝蓝:我听见“举头低头”,还听见“故乡明月”,尾音拖得比季节还长……我疑心身处梦境,忘了这儿离家千里,太阳当空,北运河静静流淌,一节节火车开进我思乡的骨头。

黑暗的观众席里,上千双晶亮的眼睛射向舞台,他们显然听明白了,他们明白那些美丽得几乎不真实的句子,他们疲惫的目光里,有思念、欢喜、忧伤、宽慰、谅解,那些仿佛没有时间亦没有意识要去思考生命意义的人,却在聆听诗句的时候,拥有着无以名状的懂得。

彼时,想象带我回溯到八十年前。此地,这片叫涟源的地方,接纳了许许多多穿越战火而来的青年学子。他们在远离家乡的土地上,是否也会念起某一首诗?或者,记起某一条家训?许是午休时间,某位学生给沦陷区的父母写了一封家信:儿很好,母勿念,文章每日都写,儿在外求学,衣食不愁,今饿殍遍地,哀鸿遍野,儿怎敢言累……

八十年前的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,便是今天西南交通大学的前身,1938年,它在湄江岸畔的涟源重生。八十年来,这里的人们仿佛从未改变他们的执着甚而执拗。战火纷飞的乱世,再是艰难动荡,他们也要在这里摆下一张平静的课桌。而如今,即便白昼的世俗再是强大,生活再是劳累,他们亦要让夜晚充满诗意。

深夜,诗歌朗诵会结束,星辰在墨蓝的夜空里渐近沉眠,什么都不想,就这么在夜中行走,也许可以走很久。诗意的夜晚,莫问前程。脑中再次浮现影片的台词,只不过,是另一句:愿你在被打击时,记起你的珍贵,抵抗恶意;愿你在迷茫时,坚信你的珍贵,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。

列车继续向西、向南。车窗外,农田里的作物益发趋于黄熟,金色的稻田闪耀着金子的光芒,远处有山岭,绿意浓重到青黛,白色农舍在山脚下散落。年轻人始终沉默,他与我坐了1小时25分的邻座,长沙南站将到,他站起来,从行李架上托下拉杆箱,还有一个白色环保袋,上面印着“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大会”字样,想必来自某次学术会议。他的袋子里装了什么?从家里带去学校的土特产?妈妈做的辣椒酱?女朋友送的抱枕、零食……我不可能问他,一切都是我的猜测。

我也站起来,伸手去够行李架,他回头看了我一眼:你的箱子,要拿下来?

并不是事不关己的年轻人,他替我托下我的拉杆箱,我再次道谢,他也依然只是笑笑。列车停下,他下车,往出站方向走,白T恤招展飘逸。我也下车,人流淹没了渺小的我,以及所有渺小的人,我们成为出站的群体。

我要去的地方叫涟源,湖南的地理中心,湄江岸畔的美丽小城。我不知道白T恤年轻人去往何处,也许是湘江之滨的岳麓山下。我听到身周传来音调折转的湖南话,一如电影中领袖的方言。中午时分,天色朗亮,空气暖热潮湿,体感和呼吸与上海如出一辙。忽然意识到,四个半小时,高速列车已带我飞越一千多公里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脑海里莫名浮现《无问西东》的某句台词:说到底,这是人与上天之间的事情,而非人与他人之间的事,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

1938年,5月,涟源,杨家滩。

暮春多雨,潮湿泥泞的土路上,数百名学生扛着箱子,挑着担子,赶着牛车,走进那些叫“佩兰堂”“师善堂”“存厚堂”“存养堂”的古建筑。原属清朝道台、布政使、云贵总督的高官府邸,成为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的校舍。

世界在纷飞战火中跌宕飘摇,华北容不下一张平静的课桌,唐山交通大学已停课多时。为躲避战乱,1937年12月,唐山交大迁往湘潭。1938年初,唐山交大复课,并改名为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。1月下旬,校长黎照寰电邀茅以升出任唐山土木工程学院院长,2月11日,未来的“桥梁之父”茅以升,于湘潭就职。春天到来,复课的学生和教授纷纷赶来,湘潭校舍已然容不下众多求学迫切的青年。5月,学院迁往涟源杨家滩。

师善堂,四合五进,七纵五横,统式大堂。四合之间的天井里,学子的诵书声,教授的讲学声,与堂外稻田里的蛙声交相辉映。五进堂院内,三百余间住房、公房、杂房、粮仓,悉数成为课室和宿舍。青砖马头墙内,黑羽毛的鸡群在席地而坐的年轻人中穿梭。井台边长着葱茏的杂草,廊檐下的青砖地上,挂白霜的南瓜垒成堆。堂内众多中式木质雕花、西方冰裂万字格窗花,不再显示老建筑的雍容华贵。孟母教子、卧冰取鱼、武吉担柴、鲤跃龙门的浮雕屏风隔板,亦成为实用的工具,用于教学,抑或生活。唯有恢宏幽深的庭院所拥有的气质,传达着某种永恒的精神,素朴、威严、不屈。1938年的杨家滩,湘军名将故居里,流溢出前所未有的书香学韵。

村民家的母猪生了一窝小猪,不知何时齐齐蹿入堂内,它们结群穿越挂着“师善堂”牌匾的门楣。某一位教授正在上课,也许他正向学生敞开他了悟的真心:“你看到什么,听到什么,做什么,和谁在一起,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、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。”

也许,他在回忆自己青涩的年华,追索关于生命的意义:“我在你们这个年纪,有段时间,远离人群,独自思索,我的人生到底应该怎样度过。某日,我偶然去图书馆,听到泰戈尔的演讲,今天,我把泰戈尔的话介绍给你们,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岁月里,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,对自己的真实。”

泰戈尔在1924年5月的清华园里说了什么?

“因此我竭我的至诚恳求你们不要错走路,不要惶惑,不要忘记你们的天职,不要理会那恶俗的力量的引诱,诞妄的巨体的叫唤,拥积的时尚与无意识,无目的的营利的诱惑,保持你们美满的

理想……你们的使命是拿天堂给人间,拿灵魂给一切事物。”

猪们听不懂泰戈尔的话,可它们并未发出过于喧嚣的吵闹声,或者,它们的任何喧闹都不致干扰潜心的读书人。8月,1938届毕业生从杨家滩走出去,走向战场,走上家国救亡的征途。与此同时,国立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迎来新一批学子。

涟水蜿蜒东下,远有龙山耸立对峙,后坐凤形山麓靠背,依山傍水的杨家滩,猪和鸡们依然如故,它们活得悠然自在,它们没有打扰“佩兰堂”“师善堂”“存厚堂”“存养堂”里的诵书声。一切自然生息都是那么美好,枪炮声和硝烟被阻隔。

2018年,9月,涟源,桥头河,夜色降临。

蓝色银幕映照的舞台上,朗诵者告诉听者:我想和你虚度时光,比如低头看鱼,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,离开,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。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,比如散步,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……

漂亮女孩告诉抱孩子的少妇:你是否看到风,它吹拂一片或更多片叶子,直到它们落下来……你是否看到风,它吹向10月的高处,它在山顶放一些沉默,放一些眺望,让人们既看见四野的沧桑,也看见果实里的波澜……

中年男人对妻子说:百年之后,当我们退出生活,躲在匣子里,并排着,依偎着,像新婚一样躺在一起,是多么安宁……百年之后我们就是灰尘,时间宽恕了我们,让我们安息,又一再地催促万物,重复我们的命运。

一只蝴蝶正不知疲倦地飞舞,荧光把它的翅膀染成宝蓝:我听见“举头低头”,还听见“故乡明月”,尾音拖得比季节还长……我疑心身处梦境,忘了这儿离家千里,太阳当空,北运河静静流淌,一节节火车开进我思乡的骨头。

黑暗的观众席里,上千双晶亮的眼睛射向舞台,他们显然听明白了,他们明白那些美丽得几乎不真实的句子,他们疲惫的目光里,有思念、欢喜、忧伤、宽慰、谅解,那些仿佛没有时间亦没有意识要去思考生命意义的人,却在聆听诗句的时候,拥有着无以名状的懂得。

彼时,想象带我回溯到八十年前。此地,这片叫涟源的地方,接纳了许许多多穿越战火而来的青年学子。他们在远离家乡的土地上,是否也会念起某一首诗?或者,记起某一条家训?许是午休时间,某位学生给沦陷区的父母写了一封家信:儿很好,母勿念,文章每日都写,儿在外求学,衣食不愁,今饿殍遍地,哀鸿遍野,儿怎敢言累……

八十年前的国立交通大学唐山工程学院,便是今天西南交通大学的前身,1938年,它在湄江岸畔的涟源重生。八十年来,这里的人们仿佛从未改变他们的执着甚而执拗。战火纷飞的乱世,再是艰难动荡,他们也要在这里摆下一张平静的课桌。而如今,即便白昼的世俗再是强大,生活再是劳累,他们亦要让夜晚充满诗意。

深夜,诗歌朗诵会结束,星辰在墨蓝的夜空里渐近沉眠,什么都不想,就这么在夜中行走,也许可以走很久。诗意的夜晚,莫问前程。脑中再次浮现影片的台词,只不过,是另一句:愿你在被打击时,记起你的珍贵,抵抗恶意;愿你在迷茫时,坚信你的珍贵,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。

信息来源: 十月杂志 作者: 薛舒
扫码浏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