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/ 魅力涟源 / 涟源人文 / 涟源文化

涟水之源

发布时间: 2019-03-12 09:32 浏览量: 字体:

涟源不是我想象中的大河奔涌,险峰竞秀,其特点在于奇,在于不动声色,暗藏机锋,因而常常出人意料。湄江国家地质公园便是这样的去处,既有山又有水,山藏水,水孕山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如同捉迷藏,明明看的是山,脚下却突然冒出泉水。水似乎不动的,其实一直在山的身体里流淌。

比如塞海,又称湄塘,是溶洞崩塌沉陷形成的岩溶湖。塞海之水来自湄江,作为长江众多支流之一的湄江,流经于此,被大山拥抱,丢掉欢闹和顽皮,突然变成淑女,沉湎于幸福的拥抱中,安静、温婉、优雅。日出日落,花开花谢,再无改变。天蓝水清,塞海美得令人眩晕,塞海从无臃肿,更无细腰,虽然湄江的水日复一日地流淌,塞海的湖面始终在山的腰际部。水流向哪里了?一度成谜。据说附近的农民为了解开这个谜,往塞海里撒了些稻壳。数日后,农民在另一端观音崖前的水塘里发现了稻壳。就是说,山石里有一条,也可能是多条暗河。

那日的后半程是去看观音崖。两山陡峭,树木葱茏,沿着山路向前,旁侧是利剑似的白茅和挂满灯笼的栾树,蓝的黑的蝴蝶不时从林间飞出,很快又如探险者隐没。

那面水闪出来,似乎上天突然间变了个魔术。水面并不大,几亩见方。这个面积不大的水塘里,却有五个泉眼。这便是暗河的出口,是水流的驿站。水流在这里稍作休息,钻进大地深处。同治《安化县志》记载,该涌泉原称“堂涌池”,后来称为“莲涌池”。确如朵朵莲花,竞相争艳。

山水不只在塞海相恋,在他处,比如仙人府,比如三道岩门,也如胶似漆,日夜诉说着只有彼此才懂的心语。

去仙人府的路上,经过一低于路面的洞穴,陡然一阵清凉。头顶着艳阳,脚踏着凉风,不由得想起《西游记》里的妖怪洞府,心底越发向往起来。

本以为仙人府是洞,老远便可看到张大的嘴巴,还有并不怎么锋利的牙齿。仙人府的确是洞,进入便暗了许多,虽然壁上有灯。加上冷气拂面,总觉得妖怪震怒了,随时会从角落扑出来。行走的路在洞的半腰上,洞底则是河流。虽然有护栏,依然心惊。越往里走越没底,路会不会更陡?水会不会更深?心提到半空,眼前突然亮了,像厚厚的山洞被凿出口子,漏下来的不只红艳的阳光,还有如湖水一样的蓝天。行至于此,便觉得不是洞了,而是一个水窖。再往里走则又是洞了。阴森森的,崖壁也潮湿光滑,数十步之外,则又可以仰望苍穹了。瀑布从天际直冲下来,银光闪射。在洞顶,在山石之上曾经住着两百多户人家,即使现在也还有几十户,这条洞府曾是通往外界的路,当然,现在有另外便捷的路通往村庄。这个洞只供仙人居住了。

山缠绕,水缠绵,涟源真是温柔之乡呢。

2

杨市镇的云桂堂是彭胜安四兄弟于清道光年间合建的,后来成为湘军首领刘连捷的住所及训练基地。与以往见到的南方民居不同,云桂堂不仅前后深,左右也长,丰阔,道连道,房连房,犹如迷宫。刘连捷是杨家滩永福村人,随曾国荃攻克吉安,并随曾国藩攻克南京,是彼时最年轻的湘军将领。据说他一生打了一千七百余仗,平均两天便要打一仗,且仗仗大捷。

湘军为何善战?同行的朋友问陪同的本土专家。这也是我的疑问。专家介绍说湘军士兵皆是父子兄弟,要么就是别的亲戚,既可血战又可相互照应。一个战死,另一个活着回去没脸见乡邻。或许有这个原因,我认为绝不仅仅如此。我想起那些竞相生长的植物,在个性上,彼此相像处甚多,身体里一定有相同的基因。

还有金石镇的乐恺堂,荷塘的锡山堂,杨市镇的余庆堂,相貌不同,主人却个个骁勇,刘腾鸿、李续宾、刘腾岳……他们的传奇故事已印刻在青砖灰瓦上,成为涟源另类的名片。

刘腾鸿青年时便显出奇才。读书未成,与人合伙做生意。有一年遭遇散兵游寇抢劫,刘腾鸿将游寇引诱至湖泽,由县令抓捕。他的名字也渐渐传开。当时匪患不断,清朝巡抚拨给刘腾鸿五百人,令他灭匪。刘腾鸿不负众望。自此开始入伍征战。刘腾鸿才能出众,胆识过人,屡立战功。而且身先士卒,常常亲自督战。在攻打瑞州时,被火炮击中,生命垂危。刘腾鸿没有后退,对其弟刘腾鹤说,攻不下城就不要管我。将士一鼓作气攻克瑞州,才抬着刘腾鸿的尸体进城治丧。

另一个湘军将领李续宾膂力过人,善于骑射,而且胆略非凡。随其师罗泽南在岳阳一带作战时,有一次率领数骑停驻在山岗上,敌方士兵围上来,他始终不动。直到敌方士兵聚多了,才冲上去斩掉其头目,且追出去十余里。虽然最后战死沙场,但威名远播,令对手胆寒。

陪同参观的当地干部说起湘军将领的故事神采飞扬。我们一路参观,一路听着故事。这些大大小小的故事,是涟源的另一条河。听说作家莫美在写一部关于李续宾的长篇小说,让他透露个大概。说正在写,态度很是谦逊,表情却涂抹着欣喜。那时的他,如守着沉甸甸稻穗的主人。忽然想起蒲松龄,为收集故事,摆桌设茶。若在湘地或许就不用了。遍地生长,彼此缠绕。茂密,蓬勃,如那些植物。

涟源不是我想象中的大河奔涌,险峰竞秀,其特点在于奇,在于不动声色,暗藏机锋,因而常常出人意料。湄江国家地质公园便是这样的去处,既有山又有水,山藏水,水孕山,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如同捉迷藏,明明看的是山,脚下却突然冒出泉水。水似乎不动的,其实一直在山的身体里流淌。

比如塞海,又称湄塘,是溶洞崩塌沉陷形成的岩溶湖。塞海之水来自湄江,作为长江众多支流之一的湄江,流经于此,被大山拥抱,丢掉欢闹和顽皮,突然变成淑女,沉湎于幸福的拥抱中,安静、温婉、优雅。日出日落,花开花谢,再无改变。天蓝水清,塞海美得令人眩晕,塞海从无臃肿,更无细腰,虽然湄江的水日复一日地流淌,塞海的湖面始终在山的腰际部。水流向哪里了?一度成谜。据说附近的农民为了解开这个谜,往塞海里撒了些稻壳。数日后,农民在另一端观音崖前的水塘里发现了稻壳。就是说,山石里有一条,也可能是多条暗河。

那日的后半程是去看观音崖。两山陡峭,树木葱茏,沿着山路向前,旁侧是利剑似的白茅和挂满灯笼的栾树,蓝的黑的蝴蝶不时从林间飞出,很快又如探险者隐没。

那面水闪出来,似乎上天突然间变了个魔术。水面并不大,几亩见方。这个面积不大的水塘里,却有五个泉眼。这便是暗河的出口,是水流的驿站。水流在这里稍作休息,钻进大地深处。同治《安化县志》记载,该涌泉原称“堂涌池”,后来称为“莲涌池”。确如朵朵莲花,竞相争艳。

山水不只在塞海相恋,在他处,比如仙人府,比如三道岩门,也如胶似漆,日夜诉说着只有彼此才懂的心语。

去仙人府的路上,经过一低于路面的洞穴,陡然一阵清凉。头顶着艳阳,脚踏着凉风,不由得想起《西游记》里的妖怪洞府,心底越发向往起来。

本以为仙人府是洞,老远便可看到张大的嘴巴,还有并不怎么锋利的牙齿。仙人府的确是洞,进入便暗了许多,虽然壁上有灯。加上冷气拂面,总觉得妖怪震怒了,随时会从角落扑出来。行走的路在洞的半腰上,洞底则是河流。虽然有护栏,依然心惊。越往里走越没底,路会不会更陡?水会不会更深?心提到半空,眼前突然亮了,像厚厚的山洞被凿出口子,漏下来的不只红艳的阳光,还有如湖水一样的蓝天。行至于此,便觉得不是洞了,而是一个水窖。再往里走则又是洞了。阴森森的,崖壁也潮湿光滑,数十步之外,则又可以仰望苍穹了。瀑布从天际直冲下来,银光闪射。在洞顶,在山石之上曾经住着两百多户人家,即使现在也还有几十户,这条洞府曾是通往外界的路,当然,现在有另外便捷的路通往村庄。这个洞只供仙人居住了。

山缠绕,水缠绵,涟源真是温柔之乡呢。

2

杨市镇的云桂堂是彭胜安四兄弟于清道光年间合建的,后来成为湘军首领刘连捷的住所及训练基地。与以往见到的南方民居不同,云桂堂不仅前后深,左右也长,丰阔,道连道,房连房,犹如迷宫。刘连捷是杨家滩永福村人,随曾国荃攻克吉安,并随曾国藩攻克南京,是彼时最年轻的湘军将领。据说他一生打了一千七百余仗,平均两天便要打一仗,且仗仗大捷。

湘军为何善战?同行的朋友问陪同的本土专家。这也是我的疑问。专家介绍说湘军士兵皆是父子兄弟,要么就是别的亲戚,既可血战又可相互照应。一个战死,另一个活着回去没脸见乡邻。或许有这个原因,我认为绝不仅仅如此。我想起那些竞相生长的植物,在个性上,彼此相像处甚多,身体里一定有相同的基因。

还有金石镇的乐恺堂,荷塘的锡山堂,杨市镇的余庆堂,相貌不同,主人却个个骁勇,刘腾鸿、李续宾、刘腾岳……他们的传奇故事已印刻在青砖灰瓦上,成为涟源另类的名片。

刘腾鸿青年时便显出奇才。读书未成,与人合伙做生意。有一年遭遇散兵游寇抢劫,刘腾鸿将游寇引诱至湖泽,由县令抓捕。他的名字也渐渐传开。当时匪患不断,清朝巡抚拨给刘腾鸿五百人,令他灭匪。刘腾鸿不负众望。自此开始入伍征战。刘腾鸿才能出众,胆识过人,屡立战功。而且身先士卒,常常亲自督战。在攻打瑞州时,被火炮击中,生命垂危。刘腾鸿没有后退,对其弟刘腾鹤说,攻不下城就不要管我。将士一鼓作气攻克瑞州,才抬着刘腾鸿的尸体进城治丧。

另一个湘军将领李续宾膂力过人,善于骑射,而且胆略非凡。随其师罗泽南在岳阳一带作战时,有一次率领数骑停驻在山岗上,敌方士兵围上来,他始终不动。直到敌方士兵聚多了,才冲上去斩掉其头目,且追出去十余里。虽然最后战死沙场,但威名远播,令对手胆寒。

陪同参观的当地干部说起湘军将领的故事神采飞扬。我们一路参观,一路听着故事。这些大大小小的故事,是涟源的另一条河。听说作家莫美在写一部关于李续宾的长篇小说,让他透露个大概。说正在写,态度很是谦逊,表情却涂抹着欣喜。那时的他,如守着沉甸甸稻穗的主人。忽然想起蒲松龄,为收集故事,摆桌设茶。若在湘地或许就不用了。遍地生长,彼此缠绕。茂密,蓬勃,如那些植物。

信息来源: 十月杂志 作者: 胡学文
扫码浏览